34

主题

0

好友

172

积分

②级涉谷未深

发表于 2014-11-11 18:05:54 |显示全部楼层

马上注册,参加跟多德阳免费活动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惊叹,美女猪粪池下发现美丽世界【女汉纸武隆秘境探险记】

1.jpg
2.jpg


   【空荡的溶洞,仅我一人。微弱的手电光已在发出时日无多的信号。我大声呼救,但只听见自己发出的声音在洞中扩散,然后猛烈撞击石壁反射回来。巨大的回声在空气中跌宕起伏。
      第一次,我竟如此害怕听见自己的声音。
     贴着洞壁慢慢向前走。我不敢回头,怕一回头,跟着我的“生物”就会露出狰狞的面孔(总怕后面有脏东西)。
      我安慰自己,走到尽头就会是出口。
一支钟乳石出现在手电的光束中。石体透亮,如璞玉。溶有大量碳酸氢钙的水,沿着石钟乳最尖端滴落。我仿佛能感受到滴落时,水中碳酸氢钙分解的瞬间。
          钟乳石正下方的石笋“绽放”出似绒毛的石花纹理。我伸手去触摸,却被它锋利的菱角刺痛。
          钟乳努力向下延伸,石笋奋力向上生长。即使他们明知道钟乳与石笋的命运大多数都是彼此错过,但仍执着地践行着生命最初的诺言——努力向着彼此所在的方向生长,以完成千万年后的奋力一吻,便再也不分离。
        “100年才长1厘米,要很坚定,很努力,才能吻在一起吧?”我自言自语道。
          话音刚落,石笋体内闪过一道光,伴着清脆的水晶音。余光还未散去,钟乳石也闪现光束,如回应一般。真是一对调皮的恋人!
        紧绷的心在这有爱的互动下,渐渐放松下来。
            3.jpg

突然,不远处有一个黑影靠近。我就近躲在一块巨大石笋后面。黑影慢慢靠近,是人类!我如见到了救星一般,跳出来向他挥手呼救。但他似乎并没有听到我的求救。
      他走近石笋。我这才看清,他手里拿着电锯。
      电锯发出刺耳的轰鸣声,急速转动的齿轮向石笋根部逼近。
      “不要!”我大喊着,伸手去阻止他,但却从他身体穿过。
      钟乳石的水滴速度越来越快,如同因急剧悲痛而无法抑制住眼泪的人。
      我听见空气中哽咽的哭泣声。地上流淌着石笋的血液。电锯人狰狞的面庞,倒影在鲜红的血液上。电锯的尖叫声与诡异的笑声缠绕在一起,鲜血四处逃窜,直至染红了整个溶洞。】
         4.jpg
或许是害怕地下溶洞若未好好保护,也会沦为被人偷盗损坏的破败场景。从溶洞回来我竟做了如此怪异的梦。
         在喀斯特地区,曾经有许多美丽的野溶洞(未开发的溶洞),给远近的人们带来无穷乐趣。但有一天,不法分子的魔抓伸向了溶洞。他们开着大卡车,用斧头,电锯,将大自然几万年才形成的美丽钟乳、石笋锯掉,然后装上车卖到世界各地!将全人类共有的财产变为自己荷包里的铜臭铁锈!
         对人类而言,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对大自然赐予的美景,从未心生保护与感恩之情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正文【探险神秘未开发溶洞】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      一早醒来,想到将去探索新发现的溶洞,我激动得洗头打扮擦香香……但后来我才发现,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!!!o(>﹏<)o
         车开往去大洞河的方向,但没有在大洞河入处拐弯,径直沿着公路向前飞驰。
       几位大哥站在路边像在等待谁。王哥伸出头试探性地招呼了声。得到肯定的回答后,我们将车靠在路边准备器材。
      领队的大哥姓杨,他是这个溶洞的发现者。我们是杨哥带进洞里的第一批探险者!!
       5.jpg
6.jpg





我瞬间脑补了许多关于地底世界的传说:在地下领域生活着一群远古部落,他们在地底有很好的住所;据可靠报告称,UFO首先不是来自太空,而是来源于北极的一个洞穴中……巨大的信息量在我脑海闪现。这必将是一段充满奇幻的冒险之旅!
   “你先去把洞口的猪粪用口袋垫一下。”只听杨哥对另一位大哥说道。
      “猪粪?!”我从美好幻想中回过神,诧异地重复了一句。
      “恩,之前不晓得下面有溶洞,所以直接拿来做养猪厂的排粪池了。”杨哥搓了搓干燥的双手,不好意思地说着。
       此刻!!??????我只想时光倒回早上愉快洗头擦香香的瞬间…………
       因为此处挖地修路,我们需要越过一段“乱石阵”。
      “就在这里了~”刚走下乱石,杨哥便指着前方告诉我们。
      洞口左侧离马路仅百米。右侧有一个规模不小的猪圈。几只猪头探出来,好奇地盯着我们。像是在嘲笑:愚蠢的人类!待会就要你们闻闻我们排泄物的厉害!…………“
    7.jpg
为了防止被人破坏,洞口用木条死死封住。
      旁边有几位大姐看热闹,我听见她们小声嘀咕着:“下面那么难走,这个妹儿还要下去啊?”
      听到这里,我反而更增加了一种视死如归,非去不可的较真劲儿…………
       大哥们在为下洞做准备,木梯垂直链接着地面与地底。


     两位大哥先行下去,以便接应我们。他们贴心地用几块猪饲料编织袋遮盖住洞口的猪粪。眼不见心不烦,这样也挺好。我暗暗庆幸,也不算太脏呀!但事实告诉我们,凡事都不能高兴过早!

  下到地底,右边有一个直径2m的洞口。进洞后,便再无光亮。旁边的大哥递给我一个手电筒。
      朝洞里走,全是乱石堆。因为猪粪的常年冲刷,石头变得湿滑。乱石堆倾斜向下,稍不注意就会滑倒。其实滑倒摔痛并没什么大碍,但一想到满身会沾上猪粪的痕迹,不免让人心生警惕。
      浓烈的猪粪味,把我熏得有点头晕。我只得努力睁开眼睛,小心翼翼前进。
      走到这条石路的尽头,得再下一个地洞。
      大哥们已把长梯架好。我一踩上去梯子摇摇晃晃。
      “没事,我在下头扶到的。”楼梯下的大哥鼓励我。
      “恩 好的!没事!”我故作镇定地回答到。貌似天秤都很口是心非吧~虽然心里怕到要死,但还要表现出异常英勇?……
      上方的大哥,用手电给我照亮木梯。我一步步朝下爬,感觉整个大腿神经异常紧绷。
      终于安全爬到洞底。踩在地上,感觉软软的。
      “这地还有泥土啊,挺软的!”我一边呈踏步走,一边用手电照亮地面。
       天啦!差点吓尿。脚下是猪粪聚集的地方!地面排出的猪粪都流到了这里!而我们所踩的位置正是猪粪稍微干燥一些的区域!一条条肥白的蛆围绕在我鞋子旁边。我把光照亮远处,整个“地上“都是挪动的蛆虫!光一照,他们便慌张地加快爬行速度,四处逃窜。
      “别朝坑里面走,里面猪粪是稀的,会陷下去!“扶梯子的大哥提醒道。
      我险些被这场景恶心过去。这辈子最害怕爬行类软体动物了……有一刻,我差点对不起饭店大哥送的包子,全给吐出来!感谢我坚强的胃,最后挺住了!
      虽然猪粪让我异常痛苦,但对于这个溶洞而言,成为猪粪池或许是上天有意为之。若没有成为猪粪池,它可能早被一些心怀不轨的人破坏(如我梦中的一样)。而万幸的是,这个天然的大坑,围住了猪粪,让坑上围的钟乳石免受污染!这或许是冥冥之中,溶洞为自己留的后路吧!
        继续朝坑沿上前行,不知道会多少蛆虫死在我们脚下。
    8.jpg
  爬上坑,便是另外一个世界!巨大的钟乳和石笋将这里布置得美妙绝伦。
      9.jpg

      “这个好像送子观音。你看它上面有发髻,怀中抱着一个婴儿!”我用手电光照亮一处石笋,兴奋地告知大家我的发现。
      “真的很像啊!”一位大哥望向我光照射的方向。
      大家也纷纷看过去。“的确像!”“好巴适!”大家开始为这个小小的新发现而激动起来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 10.jpg

      “还有,那边!那边!好像一尊玉观音在瀑布旁!”我将光束指向另一边。乳白的石笋与石钟乳相接,一串连一串,如壮观的瀑布。唯独左下角有一只玉石般光亮的石笋,形如端庄站立的观音。
         大家将目光投过去,发出啧啧称奇的声音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11.jpg

      这真是惊人的相似!殊不知是祖先从大自然中获得感悟,塑造了神像;还是大自然从人类的智慧中汲取了造物的灵感。
      时常在已开发的溶洞中,听到游客怀疑那些栩栩如生的石钟乳是人工雕刻而成。若他们来到这里,一定会收回自己的怀疑!
      这处的石钟乳外表色泽较深,呈褐色,目前已停止生长。表层轻微风化但未成层脱落。照此推测,他们至少在这里存在了15万年。
      我们再次走下粪坑。通往溶洞另一端的唯一通路在大坑对面。
12.jpg

       沿着坑壁向右走。坑上陡峭湿滑。稍不注意就会滑倒,然后摔进不知有多深的猪粪池中。走在前面的两位大叔用锄头在坑沿上糟了几个洞,以方便我们踩过。
      我想掏出手机拍下大叔们挖坑的样子。突然重心失衡,脚踩空了!
      就在我即将朝猪粪池滑下时,后面的大叔一把抓住我手臂,将我扶正。
      “妹儿,没事吧?”大叔关切的问。
      “没事,没事哈!”我努力使刚才受惊的声音变得平稳。虽然后背已经冒出了阵阵冷汗。
       翻过坑便是宽阔的平台,平台紧邻的是一处美丽的石钟乳群。石群中央有一池水潭。水潭正上方有一只活着的石钟乳,它应该在10万年以内。水潭的水源就是这只小小的石钟乳。水滴石穿,积少成多,便造就了这处别样的风景。
      水潭右侧有一个狭窄向上的缝隙,左侧是一处宽阔平坦通道。
      “我们朝左走哈。”领队大哥告诉我。
      “右边是什么?你们去过吗?”
      “还没呢,里面黢黑的(翻译:黑漆漆的),又狭窄,还没得人敢切。”大哥一边回答着,一边把手电光束朝缝隙里晃了晃。
      缝隙仅容一人爬入,呈斜向上状态。手电光只能将入口处照亮,显得里面更加幽暗。我直勾勾地盯着缝隙,想用眼睛把它看穿一般。有人说天堂——人间——地狱的关系并非呈直线,而是呈环线。若真是这样,那么地底一定有一条路通向天际。会不会这幽暗的缝隙就是呢?不对,万一这是通向地狱之门的道路呢?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,真是自己吓自己的楷模!我使劲摇摇头,打断自己的天马行空。

13.jpg
   我始终走在队伍中间,生怕一个人落在最后。经过宽阔的通道,里面竟是一片空旷“大厅”。厅大到足够停下一架飞机,仰头180°才得以望见厅顶。这就是我前一段梦中的原型。轻轻说一句话,声音就被扩散至整个溶洞里。
      四周黑得就像没有星星的夜空,我站在一处小坡上,影子因大哥们手电光的照射被拉得很长,如同映衬在空中一般。我仿佛见到了另一个空间里的自己。
      大家用好奇的目光大量着这个神秘的大厅。这些钟乳石或许也在用同样的目光打量着这群从未见过的生物。手电筒的led光束来回扫射在大厅的每个角落。几十万年来,终于有光将这里照亮。不知他们是在等待这束光唤醒,还是充满排斥。
“如果现在我们是举着火把来洞里,那画面一定很美!”王哥感慨道。当时我们谁都没想到,他的这个愿望在半个小时候实现了!
      顺着大厅朝里走,大厅瞬间又变成了一条隧道。
      远远望见隧道前方有一块钙化池。比起大洞河的龙田沟,他显然小巧很多,但却多了份精致。池沿卷曲似蕾丝边缘,池里的水清澈见底。
      几只蝙蝠从我们头顶掠过,我的手电不小心照亮他们,看到那赤牙咧嘴的模样,不禁吓得后脊一凉。
   14.jpg
   宽阔的隧道终止在钙华池前方。一条狭长的缝隙出现在我们面前。只能蹲下慢慢挪动步伐。(像我这种矮胖挫都得很下去呢??)
      缝隙越往里越狭小,移动时必须特别小心,以免头部撞到坚硬的石钟乳。在几近需要用爬的方式通行时,终于到达狭缝的出口。重新回归宽阔。

15.jpg

16.jpg


我们沿着宽阔的大路走,又不知饶了多少个圈,穿过了多少岩洞。
      领队的大叔说前方有一处更美的钟乳群,正当我满心憧憬着美景时,突然发现我们迷路了!
      “我记得应该是这边下去。”一位大叔指着右下方的洞口说。
      “但感觉不是这里啊,上次走的时候没有绕这么多路!”杨哥疑惑地仔细打量了四周。
      我们停在那里等待他们唤起回忆。下方左右两边各有一个洞,而右上方还有一个倾斜度为40°的斜洞。
      但很遗憾,最后他俩都没想起那条路。为了防止待会迷失在洞里,我们只得往回走。
      这时一束巨大的火簇从远方飘来!!
   17.jpg
原来一位大哥听了王哥的感慨,特意回到地面,点燃了一束火把来。
      “好重哦,手都拿得青痛的!”他冲我们喊道,巨大的火把让他走路左摇右摆。
      大家都被他逗得哈哈大笑。
      100万年前,原始人开始掌控火,让它在黑暗中为自己带来光明,驱散虫兽,辨明风向。现在,一束火将溶洞里几十万年的黑暗驱散,让他的容颜展现在世人眼前。在那一刻,恍惚有种回到原始部落的既视感。不知道居住在地底的人们会不会使用火种?他们会不会躲在某个角落观察着这群与他们相似的我们?
返回大坑,走过猪粪池,爬上第一座木梯,再次回到石堆路。
在快接近洞出口时,我居然滑倒了!!
我一只脚踩到前一块石头上,后一只脚还没来得及跟上,猪粪侵蚀过的湿滑石头,使我前脚向前滑。我弯腰让身体前倾,以停止前脚的滑动。如果没有一个支撑力,我一起身便会再次向前滑。我一咬牙一闭眼,把右手按在旁边的“猪粪石”上,一用力,这才使自己得以站直。(%>_<%……好的,当天晚上我直接没有吃饭了??????)
      当最后一位大哥上到地面,将木梯慢慢收回时,我才回过神。这次奇妙的黑暗探险之旅已经划伤了句号。
      “很希望这里能保护好,让更多的人都晓得地底下还有这门漂亮的风景。 “杨哥望着洞口对我说。
      作为溶洞的发现者,他对这里有着特殊的感情。当架好木梯,淌过猪粪池,冒着掉进粪坑和失去生命的危险,将第一束手电光照进溶洞,探索出一条黑暗与光明相通的道路,他们已付出了太多心血。
18.jpg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0

好友

2

积分

①级生如夏花

发表于 2014-11-13 23:32:33 |显示全部楼层
哇撒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5

主题

0

好友

58

积分

②级涉谷未深

发表于 2014-11-14 10:34:28 |显示全部楼层
我们怎么舍得让蓝翔逆天,来一发。
安装空调哪家强,格力送货安厨房
中国冰箱哪家强,海尔冷冻又冷藏
厨房气灶哪家强,老板厨房会帮忙
天津汽车哪家强,夏利能压臭流氓
大陆手机哪家强,三星能炸大楼房
中国名嘴哪家强,华少快的赶螳螂
垃圾清理哪家强,贝爷嘴里咽硫磺
家里的表哪家强,去年买的才硬朗
脚上穿鞋哪家强,胡同大爷修鞋王
现在我觉得问题都解决了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官方QQ群

增值电信许可证|Archiver| 掌上德阳网  |公交到站    增值电信许可证

Copyright © 2001-2012 掌上德阳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
( 蜀ICP备12010000号-7 )

返回顶部